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游戏 > 《老酒館》600多場戲的台詞陳寶國第二天脫稿演内容

《老酒館》600多場戲的台詞陳寶國第二天脫稿演

2019-09-10 22:53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《老酒館》600多場戲的台詞陳寶國第二天脫稿演

  正在北京衛視播出的《老酒館》收視持續攀升,北京本地收視率已經破8。《老酒館》導演劉江在接受採訪時坦言,當初在看到《老酒館》劇本時,自己一下子就被擊中了:酒館雖小,卻濃縮了百態乾坤,“我看到了懸疑,看到了浪漫,看到了人生百味,看到了民族大義,雖說劇中講的是過去的故事,但它關照了當下,反映的是我們今天需要的東西——做個講究人,做個有情義的人。”

  在劉江導演看來,《老酒館》的格局非常大,“它既是線性的,又是單元的,每個人物是獨立的,是獨特的傘性結構。”初看《老酒館》大綱,一個個人物小傳映入劉江的眼帘:寬厚仁義的陳懷海、英姿颯爽的谷三妹、快嘴仁心的說書人杜先生、抗日好漢老北風、鐵骨錚錚的東北義勇軍馬旅長……在劉江眼中,《老酒館》就是一幅《清明上河圖》:“每個人物身上都有閃光點,都是講究人,講情義、俠義、大義。”

  戲中人物講究,戲外的演員更講究。首次與陳寶國合作,劉江直言:“不能更佩服!我會經常跟我身邊的朋友說,為什麼寶國老師能紅40年?他太認真了,這是實打實的真心話。”600多場戲的台詞,陳寶國第二天到現場脫稿演,“一個字沒變,但是全是自己的語氣。這可不是記性問題,它是一個融會貫通的問題,是功底的問題,功夫已經下到那了。”不僅如此,有時候陳寶國的嚴謹與細致令本身就很細心的劉江都自嘆不如:“我的習慣是會想得很細,結果發現,寶國老師比我想得還細,而且很多地方是他提示我,要不然我都差點走岔了。”比如劇中陳懷海叢林復仇的情節,人物從城市到荒無人煙的山林中,劇本中沒有過多去描寫復仇的心理,但陳寶國自己提出來在當時那種殘酷的生存環境下,人物性格會變得冷酷而敏感,可謂一語道醒夢中人。

  “每個演員都在片場拿出看家本領來演,作為導演你不需要用多余的精力去說別的,就看好演員齊聚一堂,錦上添花。”回憶拍攝過程,劉江說,不但陳寶國場場脫稿走戲,程煜與秦海璐也是如此,其他演員同樣毫不懈怠,83歲高齡的老戲骨牛犇為了表現出角色的硬氣,堅持在落雨成冰的天氣中赤腳走路。演員寒青與王曉龍在劇中飾演的是一對聾啞患難兄弟,從接到角色任務開始,他們一個裝啞巴不說話,一個裝聾子聽不見,泡在特定環境裡體驗生活,足足堅持了兩個多月,成效十分顯著。如此兢兢業業的演員班底讓劉江欽佩又感激。

  除了戲裡戲外的講究人,《老酒館》在制作上同樣不含糊。雖然執導年代劇的經歷並不豐富,但劉江導演在拍攝《老酒館》時,從前期的布景搭建、人物造型設計,拍攝時的鏡頭調度、影調把控,到后期現代化風格的音效配置,事無巨細,親力親為。由於無法在大連取景,隻能在天津影視城搭景,幕后團隊包下來整個影視城全部改裝,以編劇高滿堂記憶中的興隆街為靈感基礎,嚴格遵循歷史中大連城市建筑的風格進行設計,甚至細化到了每條街道。劇中塵土飛揚的土路,都是在影視城水泥路的基礎上鋪上了沙子產生的效果。

  劇中陳懷海在原始森林復仇的情節,為了最大限度地還原細節真實,劉江帶領攝制組特意到牡丹江旁的原始森林中取景,“我們是住在農場裡面,每天從農場到拍攝場地開車一個小時,走路半個小時,然后才到我們要拍攝的地方。林子每天下午不到四點就沒有光了,隻能收工,工作強度相當大。趕上下雨,道路泥濘,真是拍得非常艱苦。”篇幅很短的幾場戲足足拍了20多天,劇組上下都精疲力竭,劉江卻直言:“很值得,在哪兒也拍不出那種原始森林的效果。”(邱偉)

(責編:黃艷、關飛)

推荐阅读: